上海市奉贤区典型宣传网

今日贤人

填补奉贤话剧空白的刘俞

80后青年,在泥土文化中“苦”旅

南桥镇社会事业服务中心副主任  刘俞

    晚上,南桥镇社区文化活动中心里,经常灯火通明。刘俞,窜梭于四楼的各个排练厅之间:有业余老年团队小品小戏要辅导,有青年社团南桥戏剧社的年度话剧《桃源村纪事》要排练,有市民文化节各类文化类比赛的编排... ...几乎每天如此。

    出身奉贤南桥人,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导演系的刘俞,2008年告别了北京北漂的生活,回到奉贤后进入南桥镇社会事业服务中心工作,从事群文工作。

    “值班室再排张床,睡在这里算了”

“艺术来源于生活,所以我要一头扎进我生活的泥土地里去”。为此,他下定决心要扎根自己的家乡,为奉贤的文化建设出份力。2008年底,他发起成立了奉贤第一家青年文艺社团,南桥戏剧社,从最初的几个人到2016年发展到112人的规模,刘俞用了8年的时间,将这支文化青年军打造成奉贤最优秀的公益社团之一、市百强戏剧社团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文艺青年,每年一部公益话剧更是填补了奉贤戏剧史的空白,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应。

正所谓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从2011年的首部大戏《青春禁忌游戏》,2012年的《午夜心情》,2014年的《驴得水》到今年的原创大戏《桃源村纪事》,每一部大戏就像一次十月怀胎,因为所有的演职人员都是兼职业余爱好,所以排练只能放在晚上,一个星期最少3晚,这一排就是半年。而每次进入大戏排练周期,刘俞永远是第一个到,最后一个离开,有时排完练都已经是半夜12点,连单位的保安都跟他开玩笑,不如值班室再排张床,睡在这里算了。但他从来不会叫苦叫累,甚至因为长时间过度疲劳患上了眩晕症,他还是乐呵呵的跟所有人说,我感觉到地球在转了。

“公共文化事业发展,必须要有人来守护,”

“有时候想想是挺苦的,别人朝九晚五,节假日休息,我们朝九晚九,节假日还要演出,最感觉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另一半,还有孩子吧”。刘俞也有过犹豫,他对家庭有着深深的愧疚,孩子和他有的时候半个月说不着一句话,晚上回来孩子已经睡着,早上上班孩子已经去学校,好不容易节假日,别的爸爸陪着孩子出去玩,他还要到各个地方去带队慰问演出,而家里的事情,他更顾不上多少。

群文工作已经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,“这是我的事业,这是一条隐蔽的战线,公共文化事业的健康发展必须有人来守护,”刘俞坚定的说,“老一辈奉贤群文人用自己的青春守护着贤文化,我一直学习着,努力成为他们。”就是这样一种执著与坚持,让很多有志青年通过他聚在了一起,朋友们都说他是一个温和的导演,真诚的朋友,可以信赖的伙伴,魅力十足的胖子,他们一起参加“三下乡”的演出,一起上“宅基课堂”,一起参加区里的各种文化活动,一起为贤文化建设散发着自己的光与热。

而此时的刘俞,考虑更多的,是奉贤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课题,“市区的百姓可以享受太多好的公共文化资源,而奉贤还处于起步阶段,我们的公共文化空间和资源是不丰富的。要更好,更充分的利用好现有的资源”,这样的思考,刘俞做了大量的理论梳理工作及场馆走访,有时利用双休日要跑市区好几个地方,他把这些思考结合实际情况开展工作,南桥镇百支业余文体团队“下沉式管理”就是文化资源的重新整合,大力发展商圈文化与企业文化是对文化阵地的有利补充。

    “我们是土地的孩子,这是我们的乡愁”

刘俞也获得过不少荣誉,但他说,“荣誉并不是我个人的,我单位的领导和同事,南戏的伙伴才是真正的幕后英雄,我只想和他们一起认认真真做点事情,用自己的方式,来一次又一次的文化‘苦’旅。”

今年12月中旬,他又将带领南戏上演一部新的原创话剧《桃源村纪事》。剧本是他和崇明芦瑶戏剧社的王米加一起创作的,写的就是奉贤南桥美丽乡村建设的故事。创作的过程很痛苦,连续几晚的通宵,白天还要正常上班,但他靠强大的毅力支撑着。刘俞在作导演阐述时这么写到“谨以此剧,献给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,献给奉贤撤县建区十五周年。”这是奉贤首部原创的本土话剧,他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进行着他的文化“苦”旅。而泥土地是他所有创作灵感的来源,更是他孜孜不倦为奉贤文化添砖加瓦的动力。

在剧本的最后,刘俞写了这样一段话:“我们是农民的后代,我们是土地的孩子,这是我们的乡愁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版权所有 中共上海市奉贤区委宣传部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:南桥镇南奉公路9501号 联系电话:021-671995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