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市奉贤区典型宣传网

今日贤人

用爱撑起一片天--青村镇村民马利军

        58岁的马利军个头不高,却是家里的顶梁柱。霜白已经染上了她的发梢,眼角的皱纹记录着她的付出,为这个家她算是操碎了心。1981年,她从广西嫁到青村镇,已20多年没有回家看望父母,因为奉贤这个风雨飘摇的家离不开她的照顾。

据马利军回忆,公公因肺部疾病早早离世,婆婆在她入门后不久就确诊皮肤癌,当时家里重担无人挑,她便成了家里的主心骨。婆婆的皮肤癌到后期,脸部出现严重溃烂,还发出恶臭。同一病房的人都避而远之,她却一直守在婆婆身边,无微不至的照顾。随着治疗的深入,花费越来越高,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穷困潦倒。没有医疗费了,她就自己学,从护士那里学习换药技巧,坚持每天给婆婆换3次药,慢慢地还真把婆婆的病情稳定住了。

然而,就在照顾婆婆期间,马利军的丈夫出现高烧不退症状,本想熬一熬就过去了。在家里多喝些水,休息几天以为可以缓解。没想到连续一周还是高烧不退,她让丈夫来医院检查一下,究竟是什么原因,开些退烧药。丈夫的病情检查结果出来后,她感觉整个天都塌下来了,竟然确诊为白血病。丈夫知道自家家底,直接和医生说“算了,我不治了。”起身走出房间,剩下马利军一个人还没从噩耗中反应过来。过了一会,她回过神来,询问起治愈的可能性。医生直言,她丈夫得的这种白血病,治愈率高达80%,积极配合治疗,康复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。她摸摸手中仅剩的一百元,这可是全家下半个月的生活费,一咬牙说“治!”把一百元押在医院就回家。她从区中心医院走回青村镇老宅,只因无法支付公交费。回家后,她变卖家具,并在各方援助下,让丈夫做完了3年定期化疗,最终将丈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婆婆逢人便说:“烧高香了,难得的好媳妇呀!”

小体弱多病的孙子感染病毒,那是马利军最难熬的时光。在医院里,她同时照顾婆婆、丈夫和孙子。当时恨不得有分身术,一个人不分白天黑夜的三头跑,直到身体吃不消,晕倒在院,观者落泪。说到这里,马利军眼中泛起泪花:“当时真想一了百了,但这个家没有我就散掉了。”这信念一直支撑着她。在她的细心照顾下,孙子的感染总算是好多了,但体质一直不好。从这以后孙子穿衣吃喝都成了她的大事,每天都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。本以为一切情况都在好转,上天却给她安排又一道苦难。她患上了甲状腺癌,但她很坚强,通过治疗,基本恢复了正常生活。

前些月,由于脑溢血,婆婆去世了,她忙里忙外一手料理婆婆的身后事,不让丈夫操一点心。丈夫的白血病现已有效控制,但丈夫每个月2000元的药物以及自己200元的药物就成了固定开销。儿子每天在青村镇的一家私企打工,收入不高。他从来没有周末,哪怕多赚30元,对这个家庭而言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儿媳妇同样在小企业打工,两人收入微薄,加上老两口的退休金,便是全部的经济来源。除去固定开支,已经所剩无几。

空荡荡的家中几乎没有任何家具,在客厅里唯一的家具就是一张桌子和4条长凳。桌上摆放着当日的晚饭,说是一碗红烧肉,实则只有两块肉。盛放红烧肉的盘子旁是一袋榨菜丝。仅有的两块红烧肉是马利军留给丈夫的,她希望丈夫吃点红烧肉能增强抵抗力,白血病就不容易复发。前去采访的记者问马利军,晚上还要烧点什么呀?马利军说,再炒盆蔬菜,自己在屋前院后种了不少蔬菜,也可省去一笔买菜的开支。虽然她也是癌症康复者,但每日的饭菜就是简单的蔬菜和榨菜丝。马利军说“都吃好的,我没有钱。”

尽管如此,马利军还是觉得现在的生活已经比原来好多了,聊到未来,马利军希望家人一直这样健健康康。在她心底还有一个想都不敢想的愿望,就是回家一趟,看望父母。她已经20多年没有回广西看望父母,近千元的火车费用,让她望而却步。想念父母了,她就打电话,另一头的父母常说一切安好,照顾好奉贤的家就行了。

这位坚韧的少数民族女子,从外乡嫁到这个家30多年,家人多病缠身,婆婆风烛残年,她不离不弃;这个家里,她有过辛酸、有过泪水,但无怨无悔,风雨飘摇中,用孝、贤、韧撑起了一片天。

(张萍)

版权所有 中共上海市奉贤区委宣传部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:南桥镇南奉公路9501号 联系电话:021-67199510